展望2019:欧元20周年 欲再挑战美元霸权地位
编辑:牛角财经     发布时间:2019-01-18

  当今欧洲存在奇异景象:欧元诞生20年之际,几乎各国都出现了质疑欧盟一体化进程的右翼民粹主义浪潮,但质疑欧元之声却相对寥寥。

  实际上,如今在欧洲,欧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受欢迎,欧元区调查显示,38%的欧元区成年人已经不大记起还有其他欧洲货币;而那些在退欧浪潮中提出过“反欧元”主张的极右翼政党都早早试探到公众的这层底线,再也不提废除欧元了。

  欧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在2018年岁末感叹道,20年过去了,其间出生的这代人已经不知道曾经有其他(欧洲)国内货币了。

  不过,对于仅仅统一了货币政策,却缺乏统一财政政策的欧元区而言,这样的出厂设置有些过于大胆了。大部分欧洲政治经济学学者在谈到此处时,都会使用一个精彩的比喻:欧元区的基石是一堆松软泥块,把它们黏在一起的就是欧元。

  2019年,欧元区的黏合剂——欧元能不能更加强壮一些?20岁的欧元正在酝酿搞一件大事情:加强欧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作用,并将欧元作为储备货币来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

  在专注于欧洲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政治学教授韦伯(Douglas Webber)看来,历史上,欧盟的任何一项动议都必须得到德国的强力支持方能成功。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韦伯指出,欧元区能否加强欧元的国际地位,要看德法是否能在2019年加强合作,促进欧元区财政联盟一体化,以目前德法领导人的近况来看,两国内耗均不断,在欧元区层面若想有所作为,挑战较大,且从历史上看,德国越能为欧盟提供一个稳定器类的作用,欧盟在危机中就越能安稳度过。

  欧元谋求挑战美元霸权地位

  1999年1月1日,欧元正式创立。20年中,欧元度过了不少惊险的时刻。作为欧盟19国通用的统一货币,欧元覆盖3.4亿欧洲居民,不过其国际地位自欧债危机以来便始终没有完全恢复——在经济危机前,以欧元发行的主权债务在2007年曾一度高达40%,而目前仅略高于20%,与1999年欧元刚出世的时候大致相当。

  同时,虽然欧元仍是全球第二大储备货币,但其在外储中的比例显著下降,且并非国际贸易中进行交易的首选:哪怕是欧元区国家在对外贸易时对于欧元的使用也十分受限。

展望2019:欧元20周年 欲再挑战美元霸权地位

  2018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指出,欧盟作为能源进口大国,在只有约2%的能源进口自美国的情况下,80%的能源进口都以美元结算着实“荒谬”。

  这其中不仅包括石油,也包括天然气进口。譬如,目前欧盟约70%的天然气进口都要使用美元,只有在欧洲天然气交易中心进行的天然气交易是以欧元计价。

  欧盟方面数据显示,欧盟的能源进口主要来自俄罗斯、中东地区和非洲,在过去五年内每年平均进口量达3000亿欧元(约合2.34万亿人民币)。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原料(金属与矿物)及食物商品市场上。据悉,欧洲消耗全球约1/10的原料,而绝大多数原料都是以美元进行交易的。在食物商品市场上,欧洲也是软质小麦、糖及橄榄油的一大进口方,但欧元的使用仅限欧盟内部的贸易,很多交易仍以美元为主。

  此外,一项最近的研究总结称,航空制造领域几乎所有货品计价都是使用美元,即使在欧元区也不例外。空客的总收入中超过一半都是以美元结算,这就造成了一个令欧洲人也感到十分“奇葩”的现象:欧洲企业购买欧洲飞机,也要用美元(而非欧元)。

  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一事则令欧盟再次燃起加强欧元国际地位的念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严重威胁到在伊朗开展业务的欧洲企业,尤其是在业务中采用美元结算或是在美国融资的欧洲企业。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巴黎政治学院国际经济问题研究中心教授梅耶(Claude Meyer)对第一财经记者的表述代表了很多欧洲人的看法:欧盟并不想追随美国。

  容克在2018年12月31日为纪念欧元20周年所做的讲话中则指出,欧元已经成为团结、主权和稳定的象征。“它为我们的公民带来了繁荣和保护,我们必须确保它继续这样做。这是我们正在努力完成我们的经济和货币联盟(EMU)的原因,同时欧盟也要进一步推动欧元的国际角色。”

  欧盟口中的推动欧元国际角色,即为欧盟在2019年的一项工作重点。柏林自由大学客座教授史世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盟方面对于欧元的国际地位,以及强势欧元的追求由来已久,且容克在2018年9月的“盟情咨文”中已经透露,欧盟方面在提升欧元国际地位问题方面,在2019年将出台具体计划。

  如前所述,由于欧盟在国际贸易中是能源、原料等方面的一大进口方,而这些贸易大多以美元进行结算,欧盟委员会率先提出要在包括能源、商品及交通在内的重要战略领域加强欧元的使用。

  欧盟委员会目前呼吁成员国能够在签订国际协议、进行与能源相关的交易以及提供金融服务的公司在做与能源相关的项目与交易时,都要更广泛地使用欧元。同时,欧盟委员会将在2019年,就在原料和食品商品市场及交通领域更广泛使用欧元额外难题同欧盟成员国展开探讨。

  欧盟委员会并在2018年12月初发布的一份文件《朝着欧元更强国际化地位前行》中指出,加强欧元的国际作用,其目的在于不干涉商业自由或限制货币选择,而是通过提高欧元的地位来为市场参与者提供更多的选择。

  加强欧元的国际作用可以视为欧洲对开放、多边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经济的承诺的一部分。欧盟委员会指出,从全球范围来看,它将有助于提高国际金融体系的复原力,为全球市场经营者提供额外选择,使国际经济不易受到许多部门对单一货币的强烈依赖所带来的冲击的影响。

  与此同时,欧元国际地位的加强也能够为欧盟内部带来很多实际利益。

  首先,欧元在全球更广泛的使用,可以为欧洲企业降低成本以及国际贸易风险。特别是对于中小型企业而言,以欧元而非外币进行的交易,将消除汇率风险和其他与货币相关的成本。当欧洲金融市场更深化、具有更高的流动性和整合度时,即使在外部金融不稳定时期,欧洲企业和政府也有更可靠的融资渠道。欧洲消费者和企业在国际贸易的支付和收款时也有更强的自主权,在融资的过程中减少第三国的影响。同时,欧元作为安全的储值货币,欧洲家庭、企业及成员国也可以支付更低的利率。

  德国会为脆弱的EMU埋单吗?

  欧盟的各级领导人也认识到,为巩固欧元的国际地位,欧盟必须继续完成经济和货币联盟(EMU)、银行业联盟、资本市场联盟等一系列建设,为提高欧元在全球的吸引力,提供更稳定和富有弹性的经济和金融框架。

  欧元出生具有先天缺陷:欧元区货币政策统一而财政政策未能统一。虽然在设计欧元之前,欧洲对于蒙代尔的“最优货币理论(OCA)”进行了不胜枚举的讨论,但最终欧元区的成立同OCA几乎没有什么关联。

  在欧洲政治经济学方面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欧洲研究所教授德·格劳威曾对第一财经记者斩钉截铁地说过,成立欧元区就是一个政治决定,跟OCA无关,而为促进欧元区度过主权危机,不陷入“危机-救助-更大危机”的恶性循环,欧盟必须完成财政联盟甚至政治联盟的一体化进程。

  2012年7月25日,西班牙的长期利率飙升至7.6%,引发欧元崩溃的恐慌。在德拉吉承诺“会不惜任何代价来拯救欧元”的一天后,当年8月,欧洲央行购入价值220亿欧元的欧元区国家债券以支持意大利与西班牙。此后为防止此类主权债务恐慌事件发生,欧盟开始积极编制防护网。

  2018年12月31日,在欧盟有“五总统”“(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议会主席、欧元集团主席、欧央行主席和欧洲理事会主席)之称的五位欧盟行政机构最高官员统一发声,在祝福欧元20周年之际,也希望欧元在未来的岁月里加固其国际地位,并继续完成EMU建设。

展望2019:欧元20周年 欲再挑战美元霸权地位

  欧元集团主席马里奥·森特诺(Mario Centeno)表示,在困难时期,在经济繁荣时期,欧元都要不断进行改革。毫无疑问,我们具有加强EMU的政治意愿。

  不过,理想丰满,现实骨干:2018年一年,欧盟都没有在推动EMU方面扑腾出太大水花:由于各国在建立欧洲共同存款保险计划(EDIS)方面缺乏共识,欧元区银行业联盟仍然没有能完全建立起来。

  史世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各方原则上达成了共识,关键问题是,是要快还是要慢。其中德国抱着谨慎的态度。

  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的有关欧元区预算、欧元区财政部长以及欧洲版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划均被不同程度地弱化和搁置。

  韦伯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使用霸权稳定理论来分析欧盟的话,这其中能够提供稳定的就是德国以及法国同德国的关系:通过历史看到,在欧洲各次危机之中,德国在历史上成功地动员了其他成员国对其危机战略的支持,当然在承担了领导作用的同时,德国也承担了不成比例的成本。

  在进一步建设EMU,并加强欧元国际地位的进程中,这一次德国依然愿意埋单吗?

  对此韦伯的判断很谨慎。他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由于德国国内的欧洲怀疑主义浪潮已经开始追赶上其他成员国,欧盟的未来恐怕要取决于一个新的、更广泛的联盟,这有三种方式:德法加固联盟,德国加强对北部欧洲国家的联系,德法联盟纳入更广泛的盟友。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上一篇:没有了